揭秘四川省图书馆最牛古籍善本:当年两卡车未

揭秘四川省图书馆最牛古籍善本:当年两卡车未

时间:2020-03-22 10:53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标题:揭秘四川省图书馆最牛古籍善本:当年两卡车未拉完

作为川内最大的公共图书馆,也是全国十大图书馆之一的四川省图书馆,馆藏丰富,拥有图书文献计480余万册。其中,古籍典藏约60余万册,三级以上珍贵古籍的数量6万余册。这些浩瀚的古代典藏中,最早的藏品有隋唐时代的手写经卷。而价值最高的有《洪武南藏》、《华阳国志》、《四川南阆盐务图说》、《水浒叶子》等几部典籍。

镇馆之宝

现存最早《洪武南藏》

明初历时27年才雕刻完毕的《洪武南藏》,是存世最全的一套刻本藏经,在四川省图书馆的这套刻本为“存世孤本”。经书内容包含三藏、十二部和八万四千法门内容,是佛陀入灭前所说的一切“经”和“律”,也包括明朝前诸大德所写的“论”。省图书馆学术委员会副主任、原副馆长王嘉陵介绍,这本佛经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钦赐给自己在成都崇州(微博)出家的第十一叔父,“朱元璋叔父的名字和法号没有考证过,为何在崇州的古寺出家也不得而知,但是这套书是朱元璋钦赐一事是真实无虚的。”王嘉陵说。坊间另有一种说法是《洪武南藏》是蜀献王在永乐十四年(1416)赠上古寺的。

《洪武南藏》又名《初刻南藏》,明太祖朱元璋登基后“偃武修文”,于洪武五年(1372)召集名僧于应天府(今南京)蒋山寺点校开刻。全藏收经1600余部、 7000余册,是宋以后历朝官刻的七部大藏经之一。其中,明朝共刻印了三部,即《洪武南藏》、《永乐南藏》、《永乐北藏》。其中永乐二藏流传较广,唯独《洪武南藏》不为外界熟知。究其原因,是因为1408年蒋山寺发生的一场大火将《洪武南藏》刻版焚毁,据称在刻板毁灭之前《洪武南藏》仅印过十几部。1934年,《洪武南藏》在崇庆县(今崇州市)上古寺被发现,立即引起佛教界和学术界的广泛关注,当代大藏经研究专家方广锠先生称之为“稀世孤本”。

1952年,上古寺将其上交于崇庆县政府,随后县政府将《洪武南藏》捐赠省图书馆保存。“《洪武南藏》原本为678涵,1600余部,约7000册,省图书馆现存的有6230册。经不住岁月流逝,也有佚失。但这已经很了不得,这样数量巨大的一套藏经算保存得完备了。”王嘉陵说。当年为了将这6000多册的《洪武南藏》从崇州搬运回省图书馆,动用了大卡车,足足装了两车半才搬完,“说是运回来的《洪武南藏》重达两吨半。”王嘉陵说。《洪武南藏》在印刷史上也占据重要位置,“它是现存刻印较早的佛经,全书雕版印刷质量非常高,洪武年间保存下来的就仅此一套。”王嘉陵说。

典藏珍本

地方志鼻祖《华阳国志》

在众多珍贵的中国历史文献中,《华阳国志》可谓大名鼎鼎,这部5册12卷的珍贵古籍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地方志,堪称方志“鼻祖”。“这部古籍是中国最早记述地域最广的地方志。华阳指的是华山以南的地区,包括现在汉中、川、渝及云南、贵州的一部分。叙述了这些地区的历史地理、人文经济、人物风情,内容非常丰富,为研究我国古代西南边疆的地理、政治史、经济史、民族史提供了宝贵的史料。”王嘉陵说。

王嘉陵介绍,《华阳国志》版本很多,所知最早有宋代刻本,但早已失传,“省图书馆珍藏的明嘉靖刻本《华阳国志》是目前能找到的年代最早的版本。这个版本全国仅存两部,另一部在中国国家图书馆。但是从品相和完整程度上来说,省图书馆的这一套更优。”王嘉陵说。

鉴于《华阳国志》的历史价值和文献价值,一些学者在治史时会把这部书与《史记》比对来做研究,譬如历史学家蒙文通就是这样做的。王嘉陵表示,省图书馆此前对明嘉靖刻本《华阳国志》进行了再造,赠予全国各大图书馆。

《四川南阆盐务图说》

活脱脱的盐业记

《四川南阆盐务图说》为手稿孤本,誊正于清宣统二年,用毛笔楷字手书,配以精美手绘图画,抄于上等宣纸之上。王嘉陵说:“这是清代的稿本,稿本完成后正准备刻印,或因宣统年间社会动荡,没有经费支持,就此搁置了下来。这本图说共有80余幅图画,以白描手法绘制,有人物也有山水,是一部形象生动的盐业记。这本稿本对于当时盐业机构、盐的贩卖、制盐技术都有详细介绍。图画描绘了打盐井、搬盐、运盐、卖盐的场景,也描绘了制盐的工具和器械。”正如王嘉陵所说,全书分为局卡类、井厂类、运行类、器具类等,分别介绍四川南部和阆中(微博)地区的盐业开发形制、流程与技艺。以白描手法绘有插图80余幅,配合文字内容,景物照应,人物栩栩如生地记录了盐业开采、工艺、运输、器具实物等。

四川一直以来都是盐业大省,川南川北均有著名的产盐地,到了清代,南阆盐场更成为四川第三大盐区。王嘉陵说:“明清时期,盐业是四川的支柱产业。而人们一般只知道自贡(微博)产盐,却不知道南部和阆中也产盐。”南阆地区不仅产盐,其采盐环境和方式都与自贡不尽相同,尤其是卓筒井更是一绝。卓筒井为小口深井,发明于北宋庆历年间,是以直立粗大的竹筒吸卤的盐井,号称手工制盐活化石,更被誉为中国古代第五大发明。“当时人们在地上打小口深井,最深的能达到几千尺,早在唐宋时期小口深井的深度就能达到1000米。被称为‘现代油井之父’。”本书对南阆小口盐井有描述和生动的图例展示。

《水浒叶子》

初刻本为李一氓赠送

《水浒叶子》是明末清初一代宗师陈洪绶(陈老莲),以《水浒传》中人物为牌面图像创作的版画精品。当时他的《水浒叶子》遍传天下,以致后世绘水浒英雄的画工很难脱出他的范畴。而这本书的明末初刻本如今就保存在四川省图书馆。

王嘉陵说:“《水浒叶子》,是陈老莲手绘后,再拿给匠人雕刻,最后用雕版印刷而成的书本。原书只有40页,也就是40幅白描人物像。陈老莲在画的时候既参考了小说,也参考了史料。宋江、卢俊义、林冲、鲁智深、李逵等水浒主要人物都在其中。”陈老莲工山水、花鸟,尤以人物画成就最高,时称“明三百年无此笔墨”。王嘉陵说:“每一页的人物画像都没有背景画面,但却将人物描绘得栩栩如生、孔武有力,其线条较为粗犷,多用方笔。而雕刻人物画像的匠人也堪称艺术家,雕刻的人物目光如电,就连头发都雕得细致入微。”

这本《水浒叶子》初刻本的现世,着实曲折。国家图书馆此前藏有一部《水浒叶子》,原为郑振铎的藏书。上世纪70年代末,时任广东省中山图书馆副馆长的王贵忱赴京,国家图书馆李致忠与其会面。当时,王贵忱随身携带有《水浒叶子》,李致忠看后为之一惊,忙请人从库中提取本馆珍藏郑先生所捐赠者,两相对读,发现王贵忱所持版本为胜,果为原刊。当时,王贵忱把书送予李一氓。李一氓晚年将自己藏书分成了三份,一份赠北京图书馆,一份赠四川家乡,一份留下自己使用。“这本书就是李一氓赠送给四川省图书馆的。”王嘉陵说。2009年,省图珍藏的明末初刻本陈老莲《水浒叶子》,经专家鉴定为初刊,入选第三批《国家珍贵古籍名录》。

来源:成都晚报 返回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